拉菲手机登录 致那些抄都抄不好的国综:这就是中国该有的综艺

拉菲手机登录 致那些抄都抄不好的国综:这就是中国该有的综艺
2020-01-11 10:43:05

拉菲手机登录 致那些抄都抄不好的国综:这就是中国该有的综艺

拉菲手机登录,国产综艺最大的诟病就是抄袭,这样的例子不甚枚举。

香玉就不一一点名了。

最近,一档让国宝活起来的原创节目,火炸了!

被10万条弹幕狂热团宠。

这一次,央视爸爸要搞大事情——

《国家宝藏》

豆瓣分数高到发指的9.4。

要知道,珠玉在前的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也才9.3分。

《国家宝藏》,这名字听起来是不是特严肃,特高冷,令人一秒联想到隔壁的声控福利《国宝档案》?

没错,央爸出品,还是要有一个基本门槛儿,正,大气。

一出手就请来了9个大腕儿:

故宫博物院、上海博物馆、南京博物院、湖南省博物馆、河南博物院、陕西历史博物馆、浙江省博物馆、辽宁省博物馆、湖北省博物馆。

中国9大博物馆馆长围坐一圈儿,谈笑风生。

展出的文物,都是一等一的国宝。

但,中间小剧场,画风就完完全全跑偏了。

每一个国宝,都由一个演艺界明星做推介人。

第一期有王凯、李晨、梁家辉;

分别推介各种釉彩大瓶、《千里江山图》、石鼓。

呐,光看名字你就能get谁最有槽点了,就是它,各种釉彩大瓶——

或许你,会跟王凯第一次看到它一样困惑,不就是一个瓶子吗?怎么还各种?

是因为这一个瓶子集结了历朝历代共17种最名贵的釉彩。

它还有另一个名字,瓷母。

在中间小剧场里,王凯扮演了这个瓶子的创造者,乾小四。

咦,乾小四是谁?

就是本宝宝乾隆。

一天,乾隆突发奇想,想造一个集历代大成的瓷瓶,要用到17种最具代表性的釉彩。

出发点是好的,图案就... 一言难尽。

御用瓷器都以素雅为主,现在一个瓶子17种花色,有点过了。

乾小四才不管,「奏四要过!」

中午打起了瞌睡,梦到了2个人,一个是东晋书法家王羲之,一个是元代画家黄公望。

乾小四对两位仰慕已久,迷弟眼神。

却迎来两人的一顿痛骂。

原来,乾小四在王羲之的字帖上,咔咔咔盖了几十枚印章。

堪称盖戳狂魔。

更丧心病狂的是,在黄公望的画作上,题词 55 处啊丧病...

简直是题字狂魔。

真·爱新觉罗·牛皮藓·弘历。

黄公望和王羲之的棺材板都盖不住了。

乾小四对自己要做这样一个瓶子,蜜汁自信。

「您看,我这个瓷瓶造型,真的不好看吗?」

黄公望嫌弃三连。

乾小四,「哼,如果我皇阿玛在世,他一定支持」

皇阿玛雍正立马出来打脸。

乾隆宝宝委屈,但宝宝不放弃。

虽然,大瓶子外貌清奇,其实内在是很牛掰的。

故宫博物院院长就说,它代表了中国古代瓷器烧造技术的巅峰。

为什么呢?

因为17种釉彩各自的烧制技艺、要求、难度都是不一样的。

就算每一种釉彩的烧制成功率是 70%(这算比较高了),17种全部烧对,那概率也是0.7的17次方,即 0.23%。

这万分之二的概率,乾隆盛世的工匠们还真的就做到了。

「海纳百川」的大瓶子,还是很让人感动的。

当然另外两件国宝,也很值得一书。

首先,《千里江山图》卷。

这幅画的传奇之处,在于它出自一位18岁的天才少年之手。

18 岁,搁现在也就是一个背四级单词的暴躁小伙。

然而北宋天才少年王希孟,18岁就留下了传世之作。

而且900多年前的画作,到今天看,色彩依然绚烂夺目。

全卷长11.95米,烟波浩渺山峦蔚然,连一个撒网小渔夫的情态,都十分精妙。

著名画家陈丹青在《局部》节目里曾形容它——

「出人意表,光华灿烂,通篇贵气,清秀逼人... 我的脑袋就抵在展柜的玻璃上,看得像个傻子一样」

近千年不褪色,这么神奇的效果是怎么来的?

因为,人家作画用的都是宝石啊。

孔雀石、蓝铜矿、青金石、朱砂、雌黄、赭石、千年砗榘(che ju)... 好吧香玉也头一次知道这些石头的名字...

都是用的最上品。

中央美院老师口头禅「上等的我们是用来画画的」,一脸小傲娇哦。

另外它的生动细腻,是由繁复的工序而来。

美院老师一开始想临摹,就随便打了一个底稿轮廓,直接上色,发现效果远比不上原作。

后来,经过四年的研究,闭关两个月时间,才终于磨出来了贴近原作的工序:整整画 5 层。

墨稿:37 天。

绿色:15 天。(一遍赭红,两遍绿)

青色:15 天。

就这样两个多月时间,也才复制了《千里江山图》的十分之一。

奇怪的是,画出这样的巅峰之作不久,王希孟就销声匿迹,从此再无别的作品了。

而李晨演的小剧场,就是讲述宋徽宗和王希孟的故事,情节十分宠溺。

第三件国宝,石鼓。

10个圆圆的石头,其貌不扬,然而经历最厚重、最坎坷。

石鼓是中古最早的石刻诗文,有 2300 年历史,比耶稣都要年长。

被称为「石刻之祖」,上面的文字最为宝贵。

石鼓历经战乱,几度丢失,「雨淋日炙野火燎」,却奇迹般地存活下来。

这都要归功于几千年来以命相搏的守护者们。

在日军侵华时期,就有这么一家子三代人,死死守着石鼓。

梁金生老先生,他的高祖、曾祖、爷爷、父亲,都先后就职于清宫和故宫博物院。

日军侵华时期,就是他的爷爷将故宫的文物护送南迁,战后再由他的爸爸护送回北京。

为什么一定要保护?

梁老先生说「国破山河在,如果我们输了,可以反击,打回去。但如果文物遭毁了,咱们文脉就断了。」

战乱时期啊,单单每一个石鼓都有1吨重。

可就是历时16年,辗转上万公里,经历轰炸、流寇、车祸、火灾,这些上百万件的文物都无一损毁!

创造了二战史上文物保护的奇迹。

梁先生兄弟姐妹5人,也都是在护送文物的路上出生的,他们的名字也都是根据文物经过的地名来起的。

梁金生,金,指的就是南京(金陵),还有梁峨生、梁嘉生、梁宁生、梁燕生。

由于后来海峡两岸对立,一家人分隔两地,20多年不得见。

每个人名字背后,都藏着一段奔波流离的岁月。

弹幕哭成一片。

香玉看完,感觉很复杂。

被乾小四的蜜汁自信逗乐,被18岁少年的天才惊艳,也被石鼓的守护人的赤诚之心深深震撼。

然而对于普通人来说,这些文物真正的意义在哪儿呢?

在香玉看来,文物,在给这个世界带来一种可触摸的「确信感」。

没错,文字是记载历史最佳的工具,然而却也是最悬空、最容易被篡改的。

文物就不一样。

这些具象物件的说服力是可以被细微感知的,是不证自明,胜过千言万语的。

举个栗子。

要说,全中国最大的文物,应该就是故宫本身了。

梁家辉虽然是香港人,但他对故宫怀有一种悠远的感动,来源于这么一段经历:

1982年,他拍《垂帘听政》,那时候故宫还没什么游客,他就常常来这里,跑遍故宫每一个角落。

「我记得有一次拍戏的时候,我穿着戏装,一身龙袍,跑到太和殿外面的城楼上面。发现月亮很大,回头一看,就看到整个故宫的一个剪影。

我那个时候就想,诶,以前的皇帝,会不会在这个角落看自己的家。」

这种渗入毛孔的奇妙审美体验,好像一瞬间打通了时间次元,是永远难以从文字上获得的。

就像史书里再怎么赞美阿旁宫的壮丽,我们也很难产生共鸣。

然而故宫,一个月圆之夜的剪影,就够了,会记一辈子。

这些文物,给我们留下了历史缝隙里,最鲜活的记忆。

这些共享的记忆里,有我们这个民族最初的美、感动和信仰。

喜欢这篇文章的人也喜欢 · · · · · ·

百家乐下载